一奢网 奢侈品理性消费倡导者
当前位置:首页 > 地产 > 国际地产 > 正文

世界杯助巴西豪宅租金飙升

    更新时间:2014-06-10 21:24:44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阅读次数:  作者:
摘要:前时装界高管阿里夫·努尔(Arif Noor)的三层玻璃幕 别墅兀立于里约热内卢的一个山坡之上。山坡很陡,别墅的阳台像是浮在海面上一样。底楼的spa浴池边是一个高高耸立的种满热带花卉的垂直花园。前不久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一位巴西演员兼模特还曾前来这里拍照。世界杯期间,这座五卧八卫的别墅可以归你使用,一个星期的租金是15万美元。

前时装界高管阿里夫·努尔(Arif Noor)的三层玻璃幕 别墅兀立于里约热内卢的一个山坡之上。山坡很陡,别墅的阳台像是浮在海面上一样。底楼的spa浴池边是一个高高耸立的种满热带花卉的垂直花园。前不久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一位巴西演员兼模特还曾前来这里拍照。

里约热内卢的这套三层玻璃幕别墅,曾是时装界高管的业主阿里夫•努尔(Arif Noor)将以15万美元一个星期的价格将其出租。

努尔别墅中位于底楼的spa浴池,旁边是种满热带花卉的垂直花园。

世界杯期间,这座五卧八卫的别墅可以归你使用,一个星期的租金是15万美元。

6月12日开球、为期一个月的足球界顶级赛事将在巴西的12座主办城市举行。巴西旅游部估计届时将有310万国内外游客蜂拥而至观看比赛、参加国际球迷狂欢节(FIFA Fan Fest)。预计里约将迎来55.4万名游客,成为第一大目的地。

于是业主和房东都想从中分得一杯羹。据当地房地产经纪人说,里约部分豪宅已经被人以几十万美元的价格预订,用于世界杯比赛期间的那一个月居住。

努尔的别墅由豪华房地产经纪公司WhereInRio管理。WhereInRio老板弗雷德里克·科肯波特(Frederic Cockenpot)说,目前为止该公司谈判达成的最大一笔世界杯交易是伊帕内马(Ipanema)的一套三层顶层公寓,比赛期间那一个月的租金约为150万雷亚尔,合67.7万美元。他拒绝透露租户和业主的名字,表示审慎行事是跟富豪做生意的关键。

努尔别墅的起居兼餐饮区域可以看到海景。

科肯波特倒是透露了一点,他的世界杯顾客名单包含一位非洲国家元首及其30名随行人员。他说,除此以外,他的公司以企业客户为目标,因为他们更有可能预订整个一个月的时间。

这些交易获利颇丰,消息传开后,业主们纷纷行动起来。他们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吸引到那些愿意一掷千金的富裕球迷。

33岁德国侨民斯文·多斯桑托斯(Sven dos Santos)的房地产公司Agencia Heidelberg管理着里约城内大约180套出租性房产。多斯桑托斯说:“每天都有10到15人打电话给我,说有房子出租。”

他管理的待租房产之一,是位于鼎鼎有名的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社区的一套3,443平方英尺(约合320平方米)的三卧顶层公寓。这是一套与海滩仅一个街区之隔的海景房,拥有海风吹拂的宜人起居室以及带热水浴缸的宽阔阳台。他说这套公寓在比赛期间的大部分时段都已出租,但仍然有一个星期可租,价格为12,205美元。

旺盛的需求也拉高了普通住宅的租金,并引起了一些有问题的竞争。有的青年旅馆每晚收取100美元甚至更高,却只提供上下铺的床位。租房网站上全是些跟豪华不沾边、离热门旅游区好几英里远的房子。这些住宿设施包括露营地、情侣酒店,还有城内众多贫民窟里的房子。

从科尔科瓦多山(Corcovado mountain)看到的马拉卡南体育场(Maracanã stadium)。

结果就是,很多常规游客和商旅人士被挤走了。现在,世界杯一天比一天临近之际,一些房子还没有找到租户,中介表示房租价格正在下跌。

酒店房费同样如此。1月份的时候,里约酒店为7月13日晚上(里约举办世界杯决赛之夜)收取的房费平均是650美元一个房间。住宿比价网站Trivago的数据显示,到5月份,这个价格已经下跌了41%。

房地产经纪人说,没有跌价的只有超豪华住宅。为了做成赚钱的买卖,这些业主等得起。

努尔就是这样的一位业主。公开资料显示,他把之前在洛杉矶的一套住宅以846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他说,购买里约这套房产就是为了拿出部分时间出租。但努尔说,除了租金以外,他还希望租户能够欣赏这套房产。他说:“我已经拒绝了很多要约。如果你有一套不一般的房子,那就得有一个不一般的人来住。”

他在2012年岁末买下这套位于里约上流地区的别墅,然后重新设计并亲自装修,使之变成了金属、木材、玻璃和开放空间的组合,现代而又温馨。

世界杯期间,图中这套位于科帕卡巴纳社区的三卧顶层公寓将按12,205美元一周的价格出租。

这个过程耗资不菲并且进展缓慢。努尔表示他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才让一个装有进口家具的集装箱通过了巴西的海关。在里约争分夺秒地筹备世界杯以及2016年夏季奥运会之际,靠得住的建筑工人也很难找到。

即便是现在,他的租户和其他地方的很多租户一样,在其富丽堂皇的住宅之外将不得不面临一些不方便之处。比如,连接努尔别墅与里约海滩、餐馆与夜生活场所的山路颠簸不平,到处都是坑 。开车前往莱布隆(Leblon)或伊帕内马的六英里(约合9.7公里)路程车流拥堵,很费时间,并且要从里约最大的贫民窟之一底下通过。

由于这些问题以及富人在穷人当中形成的对比,曾有成千上万的巴西人上街反对世界杯。他们觉得世界杯的举办牺牲了基础设施、急救及服务这些紧缺方面的公共投资。

对于富有的游客而言,部分租房交易中包含了各种各样的便利服务。WhereInRio将安排飞往赛场的直升机通勤服务,并将提供游艇包租、遛狗服务和SPA服务。

科肯波特说,他的中介公司今年代理里约房产遇到了新一重挑战:如何找到足够的应急发电机。巴西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旱情已经缩小了这个国家的水力发电水量储备。政府表示到时候不必实行能源配给,但能源配给的可能性需要科肯波特做好准备。

他说:“特别是俄罗斯人,要求非常苛刻。在巴西找到一套跟法国蔚蓝海岸(French Riviera)同样水平的房子非常困难,所以如果停电了,他们也是不会理解的。”

Copyright © 2014 www.1shehu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奢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