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奢网一奢网

一奢网 - www.1shehua.com
一奢网,人生新境界!

花钱请教练辅导孩子打游戏,美国家长怎么想的?

一奢网,人生新境界!
 艾利·希克斯(Ally Hicks)有一件烦心事:她10岁的儿子迷上了大热的枪战类电子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

她担心的不是游戏里的暴力因素,也不是儿子在上面花的时间太多,她担心的是游戏的结果——她的儿子总是赢不了。

于是,她给儿子请了一位教练。希克斯花了约50美元,从一家自由职业者网站上找了一名游戏玩家,买了他四小时的在线课程。

对很多孩子来说,《堡垒之夜》已经成了社交的试验场。据该游戏的开发商称,《堡垒之夜》的全球玩家已超过1.25亿人,其中大多数人玩的是免费模式,即100名玩家比拼对抗,最后生还的一人或一组队伍获胜。过去,只有本地少年棒球联盟的冠军才有吹嘘的资本,如今,这份荣光流转到了《堡垒之夜》的赢家头上。正如在棒球场边观赛的父亲迫不及待地掏钱让孩子上投球课一样,游戏小玩家的父母们也很乐意花钱给孩子们创造优势。
 

电子游戏《堡垒之夜》截图。

“你不光得玩,还得会玩,这里头是有压力的。”在英国温彻斯特做项目经理的希克斯说,“你可以想象对他而言,在学校里是一种什么情形。”

希克斯的儿子罗博(Rob)不想让朋友们知道他是怎么一下子就能玩得这么好的。“他们很有可能会觉得我是在作弊或者干什么,”他说,“10岁的小孩就是有这种想法。”

据一些与教练签订过合同的企业称,之前来找人辅导电子游戏技能的几乎都是成年爱好者,以及那些年纪偏大一些、想成为职业选手的青少年。如今,上门的客户中多了一些小学生和中学生家长,他们不愿让自己的孩子落于人后。

尼克·门侬(Nick Mennen)很乐意为12岁的儿子诺布尔(Noble)购买《堡垒之夜》辅导课,价格是每小时20美元。做爸爸的他已经开始梦想儿子拿大奖了——或者起码能在一些阶段性比赛中赢得奖金。(《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 Games承诺将拿出1亿美元用作各项赛事的奖金。一些大学甚至用经济奖励来吸引游戏玩家加入校队。)

在每月上六小时的游戏辅导课之前,诺布尔很少能在《堡垒之夜》中获胜。“现在他能拿下10到20场胜利。”父亲门侬说,他是得克萨斯州喜达尔帕克的一名软件开发员。
 

尼克·门侬看着12岁的儿子玩《堡垒之夜》。

这样的成绩使得诺布尔能与爸爸一较高下。“我应该向他收费,”诺布尔说,“他玩得没我好。”

找教练,可以上社交媒体或是Gamer Sensei、Bidvine这样的网站。Bidvine称,2018年3月初到2018年7月底,他们已经派出了1,400多名《堡垒之夜》的教练。有的教练甚至不敢相信,家长居然会让孩子上游戏辅导课。

“我觉得这太不真实了,”犹他州罗伊市的罗根·维尔纳(Logan Werner)说,“要是我爸,他绝不会出钱让我上电子游戏课。”今年19岁的维尔纳是一名《堡垒之夜》教练,他拥有自己的《堡垒之夜》职业战队Gankstars。

家长们表示,给孩子请《堡垒之夜》教练,这跟请专家帮孩子提升篮球或国际象棋水平没什么不同。有的家长还会陪在一旁,确保教练够专业,孩子的水平的确在提高。

“我希望他们能把自己喜欢的事做得漂亮,”尤安·罗伯森(Euan Robertson)谈到两个儿子时说。去年6月,他给10岁的亚历山大(Alexander)和12岁的安德鲁(Andrew)请了一名《堡垒之夜》教练,只要孩子们的表现持续提高,他就打算一直请下去。

在罗伯森看来,孩子们玩游戏完全没问题。“它本身没有任何危险,”他说,“他们不会因为玩电子游戏摔断腿。”罗伯森住在瑞士阿尔济耶,从事保险行业。

加州圣何塞的软件工程师戴尔·费德里吉(Dale Federighi)自己报名参加了《堡垒之夜》课程,这样他就可以和两个儿子——6岁的乔尔(Joel)以及11岁的艾略特(Elliot)——一起玩游戏了。可孩子们并不想接受辅导。“他俩看不上这事儿,”他说,“他们都很固执。”

“我觉得上课也太夸张了点,”艾略特说。不过现在,他开始重新考虑,“我可不想让我爸比我厉害。”
 

JD·盖尔斯和儿子一起上《堡垒之夜》培训课。

每周日晚,JD·盖尔斯(JD Giles)和10岁的儿子布莱克(Blake)都期待着他们的《堡垒之夜》培训课,教练的网名叫做Convertible。盖尔斯原本是把这个课程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布莱克的,结果他自己也入迷了。

“我们的游戏水平远远还没达到自己想要的程度。”盖尔斯说,他是乔治亚州卡明的一位销售主管。

他已经花45美元上了三次课,每次课一小时,他还打算让自己和儿子至少再上三次课。如今看来,他的投资已经取得了回报。

“不到一周,我就得了个人冠军。”盖尔斯说,“平时和我一起玩的其他爸爸们都夸我厉害。我在我儿子和他朋友面前总算有了点面子——不过,我太太和我女儿还是会取笑我。”

盖尔斯13岁的女儿摩根(Morgan)说:“这事有点酷,但也有点怪怪的。”她不喜欢盖尔斯每次赢得比赛时由于兴奋而发出的尖叫声,“真的很烦。”

家住丹佛郊区的保罗·拉科维奇(Paul Rakovich)在《堡垒之夜》中的水平突飞猛进,这让他两个7岁和9岁的儿子起了疑心。原来,拉科维奇找了一名在线教练。现在,父子三人都分别在上培训课。

“毫无疑问,我大儿子比我厉害,我希望至少能有他的水平吧。”拉科维奇说。

拉科维奇经营着一家营销公司,他本想在工作日挤出点时间接受辅导,但由于要和客户来往,他不得不把这些时间缩短。“成年人有成年人要做的事。”他说。

有的父母设置的成功标准很低。

“头两分钟不死就不错了。”得克萨斯州圣马科斯的艾德里安·勒夫(Adrian Luff)说。

他7岁、9岁和11岁的儿子在《堡垒之夜》里感到灰心丧气的时候,勒夫就是这么想的。他自己玩得也不行,而且他在亚马逊(Amazon.com Inc.)旗下的Twitch公司上班,因此他觉得这种糟糕的表现尤其令人尴尬。Twitch是一家流媒体直播平台,经常会有《堡垒之夜》的顶级玩家在上面炫耀实力。

他的三个儿子全都接受了《堡垒之夜》的技能培训,也都赢过游戏。勒夫却没赢过。他说没关系,因为他相信,至少有一个儿子能走上职业道路。“他们可以出钱帮我养老。”他说。
赞一下
上一篇: 《冰雪奇缘2》创感恩节周末票房纪录新高
下一篇: 返回列表
一奢网,人生新境界!

相关推荐

隐藏边栏